是谁让国际专业媒体惊呼:中国走在了沉浸娱乐的前沿?

海外第一沉浸娱乐自媒体“无边界”创始人挪亚对幻境CEO江杰的专访,原文标题为《沉浸产业的前沿:中国,幻境CEO江杰专访》。

挪亚:ILLUTHION的公司愿景和主营业务分别是什么?

江杰:我们称自己为一家造梦公司,主要为旅游景点、主题乐园、特色小镇、商业地产及各类商业空间创造沉浸式体验。我们公司成立差不多两年半的时间,业务模式主要是B2B。我们正在通过沉浸式体验解决中国实体商业中的两个大问题。

第一,众所周知的,中国移动互联网非常发达,而传统的商场、博物馆和各种线下活动,对于年轻人而言都已经失去了吸引力。我们帮助这些空间通过沉浸式的改造,添加各种类型的沉浸式体验,让这些空间变得更加有趣。

第二,中国的文旅行业是一个新兴的蓬勃发展的市场。中国的文化部和旅游部今年刚刚合并,无论是国家政策、民间资本还是开发商都看好并持续在这个行业加注。甚至中国政府为了缓解房地产行业的过速成长,还鼓励各方资源去乡村开发“中国特色小镇”。虽说这名字里包含了“特色”一词,但实际上,中国许多的文旅产品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特色,优质的内容仍旧极其缺乏。我们因此正在开发一系列“沉浸世界”项目。

“沉浸世界”的概念比较像美剧《西部世界》,我们根据中国历史和对于未来科技的判断,在不同景区构架了不同中国风的世界观。有些开发商旗下拥有不同的景区,因此我们规划故事内容时也有连续性。这个概念有点类似漫威宇宙,每个故事独立存在,背后还有统一而连续的系统。除了空间上我们让沉浸的世界变得更大,在时间上我们还将沉浸式体验的范围扩大到了终生体验。“沉浸世界”里发生的故事是会随着时间流动的,而体验者会不间断地通过社交网络和其他线下媒介收到来自彼世界的信息,他们可以随时选择故地重游。我最近看到美国的永恒角色扮演主题公园,感觉有异曲同工之妙。目前,我们做过的最大单体规划是1500英亩的近未来科幻景区。

是谁让国际专业媒体惊呼:中国走在了沉浸娱乐的前沿?
中国风沉浸潮流
挪亚:在中国,人们是否认为沉浸式体验、主题公园和VR是同一件事情,还是像美国一样彼此割裂?

江杰:我想这点中国和美国是一样的。沉浸式体验、主题公园和VR分别属于三个不同的行业,彼此之间的交集并不多,我想我算是同时在三个行业都比较活跃的人之一吧。比较糟糕的是,在中国缺乏类似美国未来叙事节、沉浸设计峰会和体验沉浸艺术联盟这样促进交流和链接行业的活动。所以希望你们能来中国,我也正在和史诗娱乐的史蒂夫讨论在中国开设互动叙事课程的事情。

挪亚:起初是什么事情让你对投入沉浸式项目感兴趣的?

江杰:我的上一家联合创始的公司是一家CGI公司,常年为中国本地市场和好莱坞创作动画电影、系列片和视觉特效。在这个外包服务的过程中,我发现自己离创作那些令人激动人心的内容越来越远。公司在2014年被梦工厂收购,我之后开始寻找新的方向。起初,我打造了一个封闭形的平台嗨玩疯人院,嗨玩疯人院的后台每天通过深度学习技术,从世界各地采集、分析与未来娱乐有关的资讯。日积月累,沉浸式的内容越来越多。

最早吸引我的沉浸式体验当然是《Sleep No More》和《Then She Fell》。不仅如此,那一年非常多的沉浸式体验都开始出现:Niantic实验室的ARG游戏《Ingress》、加拿大Moment Factory第一代新媒体互动沉浸式体验《流光森林》、开放空间密室逃脱《日本地铁大逃脱》、沉浸式恐怖剧场《妄境》、沉浸式游戏化教育《魔兽学院》、哈利波特风格LARP《魔法学院》。这些让我看到一个广阔的沉浸式产业图谱和不可预估的未来,也让我最终做出了走上这条路的决定。到目前为止,我们内部数据库已经统计的有影响力的沉浸式体验已经达到4100+多项了。全球沉浸式产业正在急剧膨胀。

是谁让国际专业媒体惊呼:中国走在了沉浸娱乐的前沿?
沉浸宇宙
挪亚:在中国,人们如何看待沉浸式体验(包括实景的数字的)?

江杰:沉浸式这个词在中国已经广为人知,甚至有些被滥用。许多展览、商业活动都喜欢把它当做热门的营销词。争议最大的是那些自拍友好的快闪活动和那些用了投影、新媒体技术但毫无互动感的舞台表演,它让许多消费者已经分辨不清沉浸式这个词到底意味着什么。
如果要从更宽泛的角度看沉浸式对于中国市场意味着什么,我统计了中国所有的线下沉浸式体验(截止2018年9月)。沉浸式实景娱乐(真人游戏、密室逃脱、谋杀之谜、真人角色扮演游戏、浸入现实游戏…)、沉浸式新媒体艺术展、沉浸式戏剧这三种类型几乎可以代表中国市场对于沉浸式一词的所有认知。

挪亚:美国各地有关中国VR的讨论总是很多,而中国的实际情况是怎样的?

江杰:我知道有许多美国媒体报道中国的线下VR市场是全球第一大市场、也有许多美国团队在为中国的线下市场提供VR内容。没错,曾经是这样。最景气的时候,媒体报导的中国线下VR体验店数量接近50000家,但是好的时光已经过去。类似The Void,Dreamscape这样能代表未来方向的大空间LBVR一直没有在中国出现,而中国VR线下体验店也因为之前的过度饱和而开始萎缩。

挪亚:就人口而言,中国的规模远远超过美国:你认为中国线下沉浸式体验的市场比美国大多少?

江杰:因为缺乏数据,所以很难对比中美两国的市场产值规模。数量上我们做过详细统计,截止2018年9月中国沉浸体验的公司数量约在210+,项目数约在380+。有中国媒体根据中国线下娱乐整体市场做过估算,中国2022年线下沉浸产业整体规模将达到1000亿人名币。

是谁让国际专业媒体惊呼:中国走在了沉浸娱乐的前沿?
中国沉浸产业发展趋势
挪亚:ILLUTHION在近期和远期分别会做什么?

江杰:我们正在规划四个沉浸世界,项目都在早期阶段。它们的主题分别是人机大战、中国神话、恐怖世界、繁荣帝国。我们同时还在制作中小型规模的沉浸式体验,诸如唐宫秘史、生化大逃亡、沉浸式博物馆等项目。我们特别迫切海外同行能参与到我们的项目,很高兴我们已经和史诗娱乐、呢喃居、科集等30家优秀的公司签约,并达成意向以引入或者联合开发的形式合作项目。我个人还非常喜欢永恒角色扮演主题乐园、双位马戏微乐园、匿名制造、升天、喵狼这些线下娱乐的新物种,非常希望能有机会一起合作开发中国市场。

我一直称沉浸式体验为第十艺术,它来自于叙事和互动,却把我们带到了另一个更为不同的体验形式里。关于未来,我们并不热衷于其他产业般狂热地复制和扩张,我会选择最终聚焦在若干项目中。如何平衡体验规模(1000人,10000人甚至更多)及体验深度,是我们的下一个课题,也是通往未来的钥匙,所以我们在AI叙事应用上已经有所行动。

最后,感谢挪亚让我与彼岸的你们链接,中国的大门向你们敞开。

幻境·沉浸世界创造者

幻境为文旅小镇、主题乐园、商业地产及各类空间提供一站式沉浸体验解决方案